如此认真细致研究中国的美国学者 真是不多了

国内 图片

  原标题:如此认真细致研究中国的美国学者,真是不多了…..

  近日,美国《大西洋月刊》发表了一篇由两位美国女性学者撰写的关于中国的文章,内容与西方媒体在过去这些年里一直在炒作的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令许多贫困的国家陷入“债务陷阱”有关。但与那些在西方舆论场上充斥着的大量在抹黑中国的文章和报道不同的是,这两位美国学者是通过详实深入的调查,证明了所谓的“债务陷阱”,就是西方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所编造的谎言!

  这两位美国学者分别是来自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研究学院的Deborah Brautigam教授,以及来自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的Meg Rithmire教授。她们发表在《大西洋月刊》上的这篇文章的标题是:中国的“债务陷阱”是虚构的。



图为美国《大西洋月刊》上刊登的两位学者的文章以及两人在各自高校官网上的介绍页面
图为美国《大西洋月刊》上刊登的两位学者的文章以及两人在各自高校官网上的介绍页面

  而耿直哥之所以说这篇文章详实深入,是因为这两位学者是对许多西方政府、政客和媒体近些年都在炒作“债务陷阱”的源头——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Hambantota)直接入手,不仅通过展示大量的证据和资料,从根源上揭穿了“债务陷阱”一说的谎言,更暴露了西方那些炒作这一谎言的人的虚伪。

  具体来说,这篇文章先是在前四段介绍了西方舆论场上炒作的那套“中国债务陷阱”一说的逻辑和叙事方式:中国通过给许多贫困的国家修建昂贵的基础设施,引诱这些国家欠下中国海量的债务,然后再以此侵吞这些国家的重要资产,就像一个无助的赌徒从黑帮借高利贷,从此走上不归路一样——而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中国迫使斯里兰卡从中国借钱,修建了这么一个不存在任何商业前景的港口,可斯里兰卡却无力还贷,结果中国便将这个港口占为己有,迫使斯里兰卡政府将港口的控制权交给了中国企业。

截图来自两位美国学者在《大西洋月刊》上发布的这篇澄清中国“债务陷阱”一说的文章,下同
截图来自两位美国学者在《大西洋月刊》上发布的这篇澄清中国“债务陷阱”一说的文章,下同

  之后,两位学者便开始了他们对于中国“债务陷阱”一说的抽丝剥茧般的驳斥和澄清。

  她们先是引用著名的斯里兰卡裔文学家迈克尔·翁达杰(Michael Ondaatje)的话说:“一个精心编造的谎言,胜过千万条事实”,并表示中国“债务陷阱”一说就是如此,“是一个谎言,一个很有威力的谎言”。


  接下来,她们便拿出了大量的证据和资料,详细介绍说在汉班托塔港被中国公司接手开发前,其实曾先后被加拿大著名大型工程集团“SNC-兰万灵”(SNC -Lavalin)和来自欧洲的知名丹麦工程公司Ramboll看上过,而且两家公司在2003年和2006年时都撰写了可行性报告,并一致为汉班托塔港有着很好的盈利前景。


  拿到了这两份报告的两位学者还进一步透露,其中加拿大方面那份多达1000多页的可行性报告显示,这个报告不仅是加拿大国际开发署这个官方机构掏钱制作的,而且加方还在报告中对于这个港口的开发项目会被欧洲的竞争对手抢走而十分担心,并为此给斯里兰卡方面开出了一个相当吸引人的条件:让加拿大的公司一手操办港口所有的建设方面的工作,钱则由一个加方找来的私人财团出,而作为条件港口的运营也给加方负责。


  然而,由于斯里兰卡当时政局并不稳定,内战也没有结束,这些来自加拿大和欧洲的可行性报告最终未能落到实际的项目上。但两位学者介绍说,由于汉班托塔港的地理位置确实很好,不仅可以满足印度和非洲对中国消费品产品的越来越多的需求,还可以为越南等快速发展的国家提供亟需的自然资源,斯里兰卡方面又曾寻找过印度乃至美国的投资,可同样吃到了闭门羹。

  这时,两位学者介绍说,中国港湾集团出现了。在得知了这个项目的前景后,中国港湾集团便开始积极游说这个项目,并在得到了中国进出口银行的支持后,成功拿下了这个项目。


  写到这里时,两位作者特别用一段文字强调说:在中国公司拿下这个项目的2007年,斯里兰卡还处在其血腥内战的尾声,距离中国正式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则还有6年,且全世界当时正处在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的边缘。但当时中方开出的条件在斯里兰卡方面看来是公道的,所以斯里兰卡方面才选择接受了中方。

  而后,在2009年内战结束后,斯里兰卡政府开始了对该国野心勃勃的发展计划。他们没有等港口一期项目竣工并运作成熟带来利润,便于2012年时从中国借钱让二期工程动工了。虽然中方同样给出了很公道的利息,可从两位学者的介绍来看,斯里兰卡急着让二期项目动工的做法并没有让港口得到良好的发展,导致到了2014年时这个港口在亏钱。于是斯里兰卡方面决定将港口运营权交给中方更为专业的企业负责,与中国海港和中国招商局集团签订了港口未来35年的运营协议。而且当时这两家中国企业都已经在斯里兰卡的首都和大型港口城市科伦坡有了项目并在继续扩大投资了。


  可就在此时,斯里兰卡的政局又发生了新的震动。当时的斯里兰卡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突然宣布在2015年时提前大选,可他却未能连任成功,反而被自己的卫生部长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反杀”,令后者凭借“反腐败”、抨击拉贾帕克萨与中国的金融关系并承诺及重新审查中国的大项目而上了台。

  但两位学者客观清醒地指出,这其实只是一种竞选中的政治说辞,在马来西亚以及马尔代夫和赞比亚等很多与中国有大项目合作的国家的选举中很常见。因此,这一看似突然的政治变动,并未实质影响到中国企业与斯里兰卡的合作。

  两位学者还引用大量证据指出,虽然接替拉贾帕克萨上台的西里塞纳面对的是一个债务问题重重的摊子,尤其是该国的国际主权债务高达该国全部外债的40%,可中国却并不是这一债务问题的根源,日本、世界银行以及亚洲开发银行都是比中国要大的债主,而在2017年斯里兰卡要偿还的45亿美元的债务中,汉班托塔港的债务只占其中的5%。

  两位学者还甚至采访了两位曾分别在拉贾帕克萨和西里塞纳执政时期分别担任过斯里兰卡央行行长的前官员,称这两人虽然对很多事情都持有不同观点,但他们都同意不论是汉班托塔港的债务,还是中国在斯里兰卡的其他债务,都不是该国陷入金融困境的根源。


  不仅如此,根据两位学者的介绍,斯里兰卡方面之后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外币储备和偿还欠其他债主的钱,才将汉班托塔港在2017年时干脆以99年的租期租给了中国招商局集团,以获得了这家中国企业11.2亿美元的注资——而这,两位学者补充说,其实恰恰是当年加拿大公司建议的模式。而且和西方媒体炒作时的谎言不同。


  另外,两位学者还用事实和证据反驳了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政客炒作说中国通过“债务陷阱”“侵吞”汉班托塔港是为了对外搞军事扩张的说法,称为了避开印度洋猛烈的风浪,汉班托塔港的内切型的海港构造其实并不适合停放军舰,其狭窄的出海口也只允许一艘大船的进出,倘若真把这个用作军事基地,那么一旦发生冲突,这里的军舰都会被“瓮中捉鳖”,所以不可能被用作军港,只有商业用途(如下图所示)。


  综上所述,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这个被那些抛出中国“债务陷阱”一说的人所重点炒作的案例,根本就不是一个陷阱,而是一个本身被西方企业认定大有商业前景,但因为该国的政治动荡和当年的世界金融危机等一系列而未能被西方企业接手,于是被中方捡到,并在斯里兰卡多变的政治局势中一步步做起来的正经项目。

  两位学者对此的概括则更加精辟。她们表示,中国企业实际上在汉班托塔港的经历,是其向外发展过程中的一次“摸着石头过河”,而且中国企业也在摸索和学习的过程中不断调整和改进着自己,比如通过斯里兰卡,中国企业就学到了要准备策略应对一个国家政治强人突然倒台的政治风险,以及如何更好地察觉商机,何时进退。

  “在过去的20年里,在仍被欧洲支配的国际建设领域,中国公司已经学到了很多竞争的技巧”,两位学者这样写道。她们还透露,目前在全球100家顶级建筑企业中,中国有27家上榜,欧洲有37家,美国有7家。而在2000年时,这个数字分别是9,41和19。


  另外,她们还介绍说,在这些中国掏钱支持的工程项目中受惠的,其实不仅仅是中国公司,比如汉班托塔港建设中其实也有英国和印度企业的参与,而法国的建筑公司则与中方在尼日利亚和喀麦隆等非洲国家有合作。换言之,中国的崛起和中国企业对海外建设项目的参与是互利共赢的。

  在文章的最后,两位学者则表达了一个与咱们中国网络上的一个段子极为相似的观点:世界已经变了,如果美国等国家还不跟上时代,是会丢人的。

  而且,正如两位学者所说,就连那些被美国和西方政客动不动就说“落入中国债务陷阱”的国家,也对这种说辞越来越厌烦了,因为这仿佛是在说他们很容易被骗,很没脑子似的,可实情却并非如此,他们也在进步,也变精了。


  环球时报新媒体/耿直哥






责任编辑:朱学森 SN240

来源: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