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地铁5号线:为什么乘客被困两站之间?

国内 图片

  原标题:郑州地铁5号线:为什么乘客被困两站之间?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7月20日,河南省遭遇极端强降雨。傍晚,郑州地铁5号线列车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车停运,雨水倒灌入地下隧道和列车内。根据官方数据,此次事件共疏散群众500余人,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送医。

  2019年5月20日开通的郑州地铁5号线,是郑州目前最长的线路,同时也是最繁忙的线路之一。一位郑州地铁工作人员王明(化名)告诉本刊,事故发生的隧道段,横穿大型火车站郑州北站,地势本就比周围低,加上极端强降雨,最终导致地铁方面的防汛和应急准备部分失效,列车不得不未到站停车。而按照一般的地铁设计,两个站台之间的隧道,呈两头高中间低的走势,在洪水中更加重了灾害程度,以及救助难度。

  土生土长的25岁郑州姑娘吴玉(化名)昨天乘坐的,正是发生事故的5号线外环线。被困后,吴玉和同车的乘客、地铁工作人员、救援人员,花了两个小时,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救援和自救。直到现在,她仍不确定,自己与遇难的乘客是否曾在同一列车。

  以下是王明和吴玉的口述:

  记者 | 李秀莉 王海燕

  地铁工作人员口述

  “极端情况下,一旦有水没过轨道, 就要考虑停车。因为车辆的控制系统和接收信号的设备大都在底盘上。”

  郑州的地铁5号线刚通车两年左右,是个大环线,呈长方形,两个竖边很短,横边很长,长方形的东侧基本上是上班的地方,西边都是住家小区,中间覆盖郑州的CBD, 所以早晨大的客流是从西边到东边,晚上下班时从东边到西边,高峰时存在非常大的单向客流。5号线也是郑州现有的7条地铁线路里,路程最长的线路。


  5号线的走向,海滩寺到沙口路这一段,底部横穿郑州北站。郑州北站非常宽阔巨大,号称亚洲第一的编组站,且火车站修得很早,不会特意做得很高,地铁从它下面穿过去,需要挖得很低,所以这里的地势会比周围低。

  昨天很多乘客被困在海滩寺到沙口路之间。原因是,一条地铁线,从前一个站到后一个站,为了节能省电,会将车站做得比较高,隧道做得很低,这样,出站的时候是下坡,进站的时候是上坡,能省电,一般地铁站都是这样设计的。


  从后来的救助情况看,乘客是往沙口路站疏散的,可能是因为车子已经开过隧道最低点,按就近疏散原则,离沙口路近。


  一般来说,隧道进水,如果没有超过轨道,正常情况下也能开到车站,但一旦没过轨道,就要考虑停车。因为车辆的控制系统和接收信号的设备大都在底盘上。隧道里紧急停车的话,一般也会有应急措施,比如让乘客沿着隧道里一侧的台阶排队往外疏散,这个台阶的学名叫疏散平台,跟车门一样高。甚至,灌水后,地铁站的大灯会被切断,但也会有应急灯,非常高,是可以应付一般情况的。

  其实,我们地铁公司在上周六(7月17日)就发了防汛通知。当时河南地方气象台发布预警,称郑州降雨要持续14天。通知下发以后,地铁站已经开始准备,按照常规,拉来了一些沙袋和其他封堵材料。但当时的防汛全部是按照“大雨”级别来准备的,大雨及以下级别,我们的车站是不会被淹的,而且一般来说,地铁站内都会设计排水系统,排水能力非常强大,直接连接到市政的排水管网里,一般来说流量是够用的。


  但真的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我参与过全国不少地铁线路的修建和维护工作,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乘客口述

  从海滩寺开出去不到两分钟就停车了,停了后又启动过一次,但不是往前开,而是往后倒了一点点,可能是想倒回海滩寺站,但却发现来不及了。

  我平常下班时间是18点, 7月20日是提前下班的,16点30就从公司出门了,坐的是5号线外环线,就是淹水最严重的那一趟。我是从经开中心广场站上车的,计划在沙口路站下车。我从公司出门的时候,雨挺大的,公司门口到进地铁站的一段路,不少地方有积水,最深的已经到了大腿处。


  我上车是在16点49分,到家一般需要37分钟。我坐的车厢还算比较靠前,上车时,车厢比较空,这辆车一般从中段人才会比较多。从经开中心广场站到人民医院站时,地铁都在正常上下。在人民医院站时,我注意到地铁电视下滚动的通知,就是1号线、2号线、3号线、4号线、5号线分别是有站点停运的信息。

 2021年7月20日,郑州,紫荆山地铁站内乘客在等待地铁。受强降雨影响,郑州地铁1、2号线调整运营区间。(图|人民视觉)
2021年7月20日,郑州,紫荆山地铁站内乘客在等待地铁。受强降雨影响,郑州地铁1、2号线调整运营区间。(图|人民视觉)

  我当时觉得,这也很正常,因为这次下雨量比较大,部分站点肯定会受影响。过了人民医院站,17点21分,临时停车了。当时地铁里的供电和其他情况都还挺正常的,乘客也没有躁动,毕竟临时停车平时也遇到过。大概20分钟后,地铁又继续开了。

  但我仍然没有觉得多严重,前段时间下雨多,我还专门下了一个天气APP,这几天已经连续收到好几个暴雨预警,所以早上出门,我倒是专门穿了短跟凉鞋。但我自己从小到大没有经历过暴雨,心理准备还是不太够。

  中间又临时停了一次,海滩寺站也停了,还有人下车,但没人上车。到那时,我都没有看车厢外,也没有注意到任何异常。地铁离开海滩寺后,开始开往沙口路,结果只开了不到两分钟就停了。这次停车,大家全站起来了,座位上空了以后,整个车厢的人一下子就拥挤起来,跟早高峰差不多了。

  停车以后,又启动过一次,但不是往前开,而是往后倒了一点点,可能是想倒回海滩寺站,但却发现来不及了。有工作人员前后走动,跟我们说,大家不要着急,要从前头下隧道走出去。这时大家开始往外面看,只能通过车厢的窗户看到墙壁,那时水的位置已经没过台阶,而且涨速特别快,肉眼可见,一会就往上高一截。

  开始有穿着制服的地铁工作人员走到我们后面车厢,说要到车厢尾部去看看什么情况。这个时候,车厢里头已经有人开始着急了,问能不能把车门打开,也有人说,先别开车门,开车门也没有办法,都是水。

  地铁工作人员去了后面,开始用大喇叭喊,但离得比较远,我听不太清楚。等了大概有10分钟,地铁工作人员回到前面,让我们慢慢地往前行进,走到第一节车厢去,把车门打开,从隧道走到沙口路地铁站。


  地铁工作人员应该对情况也不是很了解,因为车厢里的人行动起来后,前面开始有人传话,问有没有工程师。后来队伍中有几位男士往前走了,也不太清楚是不是工程师。等开门等了半个小时左右,中间我们有尝试打119,打市长热线,还在网上搜了5号线的地铁运营电话、郑州地铁的服务电话,但都是忙线没有打通。

  最后一共开了两扇门,一个是驾驶室里平时工作人员走的那一扇,还有第一节车厢的门。我们都是从驾驶室那个门走出去的。我们走出去的位置,台阶上的水已经涨到了小腿,隧道中间跟一条小河差不多,水流得很快,特别夸张。看到水流时,我一开始还比较淡定,但是大家已经有些慌了,不断有人开始喊“快点走”,声音此起彼伏。那个时候,我有一点害怕了,怕水涨得太快。


  因为前后的人都不清楚彼此的情况,有人会催促快点走,但整体秩序非常好,大家都紧紧挨着,彼此安抚打气,也有工作人员都在维持秩序。我记得,当时我旁边有一位妈妈带着闺女,一位爷爷带着孙子,那位妈妈手里还拿这一个大箱子。旁边有一位男士还主动提出帮忙拿箱子。我还记得妈妈对她闺女说,“你看这世界上还是好心人多”。

  水的确是从沙口路往海滩寺倒的。从车厢里往外走时,我拍了一张图,可以看到越往海滩寺,水越高。到了隧道的台阶,容纳一个人比较宽裕,但两个人不能并排走,我们出去时左边扶着墙,墙上还有栏杆。离沙口路站快50米时,从前面传来了钢索,我们可以从右边也扶着。

受访者供图
受访者供图

  快出隧道,水已经涨得很高了,之前我一直把手机拿着,在跟家人联系。这时候我才把手机放进袋子。到了出站口,还要过一次台阶,水特别深,已经到大腿根了,又挤。特别多人在那里救援,有穿制服的,有没穿制服的,还有一位男士直接站到了最底部,水已经到了他的胸部。他就站在水里,扶着我们往外走。其他工作人员则是间隔1米到1米5的距离站着,大家扶着他们往外走,走的是楼梯,当时沙口路只保留了C口一个出口,其他出口据说都淹了。


  在地铁隧道里,大家基本是排着队,一步一步往前挪,所以时间特别长。走了1个小时左右,最终,我是在19点20走出地铁口的。出来后,一开始我以为所有人都出来了,到家了看新闻才发现,有人困在车厢里了,水已经漫到车厢。后来又刷微博,才知道他们停的那个位置,就是我被困住的那个位置。我现在也不清楚,被困的人跟我是不是在一辆车里。

  (感谢实习记者刘田对本文的贡献)

点击进入专题:

河南遭大范围暴雨袭击

责任编辑:张迪

来源:新浪网